谢英俊
  
作品:8篇    2010-05-17日加入    发短消息
单位:成都常民建筑科技有限公司
部门:
单位地址:成都市高新區天府三街69號 新希望國際B棟 1618
办公电话:028-82411366

  • 简介:
  • 1977年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。“第三建筑工作室”创立人。长期致力于原住民地方特色的保护研究。他的“协力造屋运动”引发关于原住民社区、全球化与地域性、文化多样性、可?#20013;?#21457;展等问题的深入?#33268;邸?#22312;台湾9.21大地震后,谢英俊组建了“9.21重建工作队”,结合低技、低造价的特点,发动?#26234;?#27665;众共同展开了大量重建工作。 推荐阅读 从“开放建筑”到“开放教育”——翻谢英俊和乡村建筑工作室相关资料的一点感受 原文地址http://simple-education.org/blog/529 从“开放建筑”到“开放教育”——翻谢英俊和乡村建筑工作室相关资料的一点感受 刚才和Lendage聊,近几周我?#30740;?#33521;俊老师和乡村建筑工作室近十多年的资料整个翻了翻,觉?#30431;?#20204;对现代建筑的反思和在乡村建筑方面的实践,对我们在教育方面的探索是个重要的启发。略微在这儿记一下。 谢英俊因为很早就认识到,现代建筑已经逐渐把人从一个家园的建设者,逐渐变成了一个单纯的住房的消费者,整个城市的建筑主要?#21152;?#24320;放商来建,普通人已经被排斥在外,因此,人和房屋、社区、城市的感觉逐渐丧失,建筑本身也失去了传统民居那?#22336;?#23500;的质地。 他 熟悉建筑史,了解两?#38382;?#30028;大战期间,包豪斯曾发起了建筑师应该为平民百姓盖房子的运动,所以,很自然地就?#30001;?#20102;这种传统。同时,他又回到中国传统民?#30001;?来,吸收传统建筑思想的养?#24076;?#25226;中国传统民居中很典型的穿斗式,和欧洲传统木结构中发展出来的斜撑技术结合起来,并因木材和木匠已经都不好找,木结构工艺 也较为复杂,而把这套思路转换到轻钢结构?#24076;?#21448;简化接头和固定的方法,?#19994;?#20102;自己的灵感。 (1,穿斗式的话,房顶的压力是通过椽子传?#20171;藎?又通过檩传?#34903;?#23376;,柱子与柱子之间又串联起来。无论怎么摇晃,房子不会从顶上塌下来。房屋的墙不承重,只是护墙。2,欧洲传统木结构为对?#20849;?#21521;力,发展了 斜撑技术,这个思维是中国传统木结构没有注意到的,所以在福建连城的培田村等很多地方看到的明清古建筑会容易倾斜。) 他有个思维是什么,现代建筑专业的东西越来越复杂,所?#28798;?#33021;专业人员来设计、施工等,这样的话,现代建筑最基本的东西就很难传到广泛的农村去,仍然还是像中世纪似的,建筑师只能为王公贵族盖房子。所以,必须对现代建筑的核心思维进行简化。 另 外,他注意建筑实际上是对空间和人际关系的梳理,所谓开放建筑,只有在对这些关系的梳理中,?#19994;?#19968;种内在的秩序,才能有真正的开放。即他会思考,什么是建 筑师最应该做的,其余的是大家可以发挥的。他有个说法,就是建筑师应该少一点建筑(作为)。他讲他时间不长的教书生涯中,他总会问学生,你为什么要这么设 计?从中能感受到他的思维方式。 进而,他非常关注对建筑原型的探讨。比如河北农村住宅的原型,西藏牧民固定住房的原型,等等。通过对当地建 筑原型的充分?#33268;?#21644;分析,包括对当地的自然地理、气候条件等等多方面的调查,来因地制宜地,优化和改造当地的建筑原型。通过这类建筑原型,对当地的农村建 房等产生一种参?#24049;推?#21457;。 他认为,当建筑师退回来,抓住老百姓在建房子的时候最需要建筑师提醒的东西,守住了本分,老百姓的创造力才会复活,房子、社区等丰富的质地,才会重新唤回来。而房子和社区等,是建筑师和使用者共同创造的,不是建筑师自身就能创造的。 他 强调,用哈贝马斯的话来说,就是“互为主体”。在哈贝马斯看来,整个西方现代文明强调的是个人意志、个人的价值,虽然激发了能量,创造了非常高的文明,却 也毁了地球,毁了人类原本较为和睦的生活。哈贝马斯提出的“互为主体”,是强调要从过度的专业化?#25176;问?#32654;学中退回来,对现代主义进行修正。 我觉得这些话语,同样可?#26434;?#21040;我们对教育的反思上。其实现在教育的问题也是现代化、专业化的思维过重,而教育专家似乎已经取代了老百姓自身对怎么培养孩子的思考。 教育学其实首先也是要简化,并在对多方关系的梳理中,寻找开放性的架构。进而是观察当前的各类教育实践,思考教育的原型问题,比如乡村图书馆、大学生支教等等。只有这样,教育领域的互为主体,才有可能出现。 如果没有教育研究人员的介入,仅仅是很多NGO来做乡村图书馆,和很多大学生参与支教,本身是不解决多少问题的。同时,仅仅有教育研究人?#20445;?#23601;想解决所有问题,而不释放青年和公众的创造力和活力,各地的教育实际上还是没法做好。 最后再略微概括一下谢老师和乡村建筑工作室近年的实践,也作为我们在教育实践和反思上的一个指引: 简化的意识; 关系的梳理; 原型的改善; 主体的觉醒。 推荐视频 ?#19968;?#28472;漸被忽視的力量——谢英俊2011年台北演讲 http://v.youku.com/v_show/id_XMzE0NDY4MTg4.html?f=18300218
    拉你玩北京28的是托吗
    2019年220期体彩p3丹东全图 双色球计算器复式中奖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公式 期香江话特码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询结果 18024足彩进球彩开奖 开心三张牌下载 青海11选5走势图手机版下载 广西11选5投注工具 广东时时彩选五 德甲最新排名 极速快3正规平台 查看河北福彩二十选五 意甲球员 开心特码资料